3月19日,克裡米亞自衛隊員破牆而入,占領烏克蘭海軍總部供圖/IC
  烏克蘭臨時政府19日說,正在制定從克裡米亞撤軍的方案並且考慮是否退出獨立國家聯合體。
  烏克蘭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秘書安德烈·帕魯比19日說,烏方正在制定一套方案,以便能“迅速、有效地”從克裡米亞撤出官兵及軍屬。帕魯比還說,烏克蘭將在烏俄邊界部署更多部隊,以“強化邊境安全”。
  當天早些時候,親俄民兵在克裡米亞塞瓦斯托波爾港控制烏克蘭海軍司令部,迫使烏軍士兵離開,扣押新任海軍司令謝爾蓋·蓋杜克。烏克蘭方面隨即發出“最後通牒”,限令3小時內放人。期限過後,俄羅斯國防部長謝爾蓋·紹伊古命令親俄武裝釋放蓋杜克。代行烏克蘭總統職權的議長亞歷山大·圖爾奇諾夫20日在網站發表聲明,說蓋杜克和“全部其他平民人質”已經獲釋。路透社報道,親俄武裝19日還接管了位於克裡米亞首府辛菲羅波爾附近的另一處烏海軍設施,要求駐軍離開。
  烏克蘭外交部發言人19日說,烏克蘭不再擔任獨聯體2014年輪值主席,“保留重新審視(烏克蘭)獨聯體成員資格的權利”。獨聯體由蘇聯前加盟共和國組建,現有11個成員國。上一個退出獨聯體的國家是2008年與俄羅斯發生武裝衝突的格魯吉亞。俄羅斯外交部副部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告訴俄新社記者,俄方對烏方決定感到遺憾,不過烏方有權作出選擇。
  俄本周完成克入俄審議
  俄羅斯聯邦憲法法院19日認定,俄羅斯與克裡米亞和塞瓦斯托波爾簽署的入俄條約符合俄聯邦憲法。
  憲法法院院長佐爾金當天表示,憲法法院對條約進行了閉門審議,19名法官一致認為該條約符合俄聯邦憲法。根據俄憲法,目前克裡米亞正式加入俄羅斯還剩兩道程序,一是聯邦議會批准雙方簽署的入俄條約,並審議通過規定新聯邦主體地位及邊界等細節的憲法草案;二是由總統普京簽署兩份文件。
  俄國家杜馬(議會下院)當天說,普京已經向杜馬提交經憲法法院認定合法的條約,以及規定兩個新聯邦主體相關細節的憲法草案。杜馬將在本周內完成審議。
  同時,俄羅斯已經加快了對克裡米亞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的制定節奏。由於克居民的收入水平尤其是退休人員的工資水平遠低於俄平均水平,普京19日已經要求有關部門儘快採取措施,將克退休工資的水平提升到俄平均水平。
  克裡米亞半島與俄羅斯本土缺乏陸路聯絡,普京下令政府部門準備建造一座公路和鐵路兩用橋,橫跨刻赤海峽,連接克裡米亞和俄南部克拉斯諾達爾地區,從而不必經過烏克蘭東部地區直接進入克裡米亞。俄新社援引俄交通部長馬克西姆·索科洛夫的話報道,部分預備項目今年可以就緒,同時俄方正在考慮建造刻赤海峽海底隧道的可行性。
  面對俄羅斯的做法,烏克蘭起先決定對俄羅斯實行簽證制度。根據新機制,俄羅斯公民須持入境簽證方可進入烏克蘭。不過,烏克蘭總理阿爾謝尼·亞採紐克20日說,烏克蘭不會急於對俄羅斯實行簽證制度。他說,“烏克蘭這一舉措不太可能對俄羅斯構成多大影響”,卻很可能給烏克蘭東部以講俄語為主的居民帶來負面影響。截至目前,烏克蘭和俄羅斯兩國公民均可持普通護照免簽證在對方國家逗留不超過90天。
  此外,俄方對製裁表現得不為所懼。俄羅斯國際文傳電訊社19日援引俄副外長謝爾蓋·里亞布科夫的話報道:“我們正在研究廣泛對應措施,可能把一些美方官員納入(製裁)名單。”另外,俄方也可能採取“非對稱措施”。他暗示,俄羅斯可能以伊朗核問題談判作為對抗西方製裁的手段。“如果迫不得已,我們將採取對應措施,因為……克裡米亞與俄羅斯重新統一與伊朗問題不可同日而語”。
  美烏稱無意對俄動武
  烏克蘭、美國及其歐洲盟友不承認克裡米亞脫烏入俄。烏國家安全和國防委員會秘書帕魯比19日宣佈,烏克蘭將與美國和英國舉行聯合演習。美國五角大樓也宣佈,美方將於今年夏季在烏克蘭參加多國例行年度軍演。美方沒有說明今年演習具體時間以及預定參演美軍人數。
  北約最近在俄羅斯鄰國“舞槍弄棒”,但是北約和美國已經表示,無意因烏克蘭危機與俄羅斯爆發武裝衝突。奧巴馬19日接受採訪時說,“沒有必要觸發一場與俄羅斯的真正戰爭”,而且“烏克蘭也認為,與俄羅斯發生軍事對抗不合適,對烏克蘭無益”。
  德國暫停同俄軍方交易
  德國副總理兼經濟部長西格馬·加布里爾19日說,德國軍備企業萊茵金屬公司暫時停止同俄羅斯軍方交易。德國經濟部說,德國政府認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沒有理由向俄羅斯出口作戰演習中心設備。德政府同企業保持著聯繫,現階段沒有出口活動。企業將及時向政府報告出口活動,以便政府能掌握動態或採取必要措施。
  本組文/綜合新華社、國際在線消息
  中方吁政治解決克裡米亞問題
  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劉結一19日說,中方認為,克裡米亞問題應在法律和秩序框架下尋求政治解決。各方應保持剋制,避免採取激化矛盾的行動。
  安理會當天就烏克蘭局勢舉行公開會議。劉結一發言說,中方一直高度關註烏克蘭局勢發展。安理會已多次討論烏克蘭問題,中方已明確闡述在有關問題上的原則立場。尊重各國的獨立、主權和領土完整是中方的一貫立場。
  他說,中國在烏克蘭問題上始終秉持公正、客觀的態度。我們將繼續勸和促談,為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進一步發揮建設性作用。中方已就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提出建議:儘快設立由有關各方組成的國際協調機制,探討政治解決烏克蘭危機的途徑;各方在此期間均不採取進一步惡化局勢的行動;國際金融機構著手探討,並協助烏克蘭維護經濟和金融穩定。
  他還說,國際社會應為緩和緊張局勢作出建設性努力。中國支持潘基文秘書長赴有關國家進行斡旋,希望國際社會繼續為緩和緊張局勢作出建設性努力。
  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19日下午已啟程前往俄羅斯和烏克蘭訪問,為和平解決當前危機展開外交努力。
  分析
  普京得克裡米亞失烏克蘭的三大懸念
  如果說克裡米亞踏上回歸之路如同是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那俄羅斯頂著西方製裁的壓力對克裡米亞張開懷抱,也就像是一場“奮不顧身的愛情”。從公投到簽約,短短三天時間,美國和歐盟還沒來得及對公投結果提出質疑,普京就已經將生米煮成了熟飯,速度之快,出乎所有人的預料。此次,“不按常理出牌”的普京讓克裡米亞問題產生諸多懸念。
  收復了克裡米亞,普京是否會“劍指基輔”?
  爆發於去年底的烏克蘭危機,其最初起因是烏克蘭暫停加入歐盟的步伐,導致親西方民眾走上街頭抗議,但是在3月1日普京下令向克裡米亞增派部隊之後,整個局勢發生了巨大變化:危機的中心地帶從基輔轉移到了克裡米亞;衝突的核心焦點從“烏克蘭要不要加入歐盟”變成了“克裡米亞要不要回歸俄羅斯”;而對峙的雙方也由最初的烏克蘭國內東西兩派,變成了俄羅斯與美國這兩個世界大國。原本是“外人”的俄羅斯,一下子成了這場危機的主導,完全把握了局勢發展的主動權。
  儘管克裡米亞回歸俄羅斯一事短時間內難以得到國際社會的廣泛認可,但俄羅斯強大的軍事實力加上當地民意的支持,使得西方國家除了“抗議”和“譴責”之外,也實在沒有改變克裡米亞現狀的辦法。實際上,克裡米亞的回歸毫無疑問不是俄羅斯在烏克蘭利益的全部,一個完整、穩定、走親俄路線的烏克蘭,才最符合俄羅斯的國家利益。因此,在收復克裡米亞之後的普京,下一個目標必然是基輔。只不過,俄羅斯“收復”基輔必然會通過包括武力、經濟甚至能源方面的手段向基輔施加壓力,從而讓局勢朝有利於俄羅斯的方向發展。
  對普京而言,歐美製裁真的只是“紙飛機”?
  近日,一幅漫畫在互聯網上流行:普京坐在插有俄羅斯國旗的坦克上向烏克蘭進發,而美國和歐盟只能扔出“經濟製裁”的武器——紙飛機。但是普京真的不怕西方的製裁嗎?
  自從2000年普京首次當選俄羅斯總統以來,俄羅斯經濟始終保持不低於6%的年增長率,其經濟水平與當年科索沃戰爭時相比已不可同日而語。此外,在俄羅斯,儘管有不少人質疑或反對普京的對內政策,但對於普京的對外政策,卻幾乎聽不到反對的聲音。而且,每一次普京在國際舞臺上與美國進行針鋒相對的較量時,往往都能帶來其國內民意支持率的節節攀升。有評論說,普京收復克裡米亞的決定,讓俄羅斯民族達到了前所未有的團結。
  或許,這正是普京將西方的製裁看作“紙飛機”的原因:一方面,綜合國力顯著提升的俄羅斯已經具備直接抗擊西方製裁的實力;另一方面,俄羅斯民眾也已經下定決心與國家一起將這場“烏克蘭保衛戰”進行到底。
  俄羅斯欲打“新冷戰”,還是迎來“新時代”?
  對於克裡米亞的回歸,不少西方媒體發出“新冷戰時代來臨”的驚呼,但有輿論認為,與其說俄羅斯要打一場“新冷戰”,不如說俄羅斯的外交與地緣政治戰略進入到了一個“新時代”。
  此次烏克蘭危機,西方終於突破了俄羅斯的“底線”,涉及到了俄羅斯的核心利益;與此同時,俄羅斯自身的綜合國力也有了顯著的增強。因此,就在所有人都以為俄羅斯還會繼續防守的時候,普京卻突然間發起了進攻,而且進攻的速度之快超乎所有人的預料。
  因此,儘管目前烏克蘭局勢還沒有最終塵埃落定,但此次烏克蘭危機和克裡米亞的回歸,將很有可能深刻地影響當前國際政治體系乃至全球國際政治格局,或者說,這次事件在某種意義上標志著俄羅斯從一個國際政治的重要參與者,轉變成為國際政治秩序的規則制定者,俄羅斯在與美國的對抗中,已經由戰略防守進入到戰略進攻的“新時代”。  (原標題:烏醞釀從克撤軍退出獨聯體)
創作者介紹

Vera Cruz

dz19dzwjh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